劉克莊《昭君怨·牡丹》原文及賞析

2019-10-07 16:00sou6 的分享

  大多數詞人寫牡丹,多贊其雍容華貴,國色天香,充滿富貴氣象。總之大都著重于一個喜字,而詞人獨辟蹊徑,在《昭君怨·牡丹》中,寫牡丹的不幸命運,發之所未發,從而寄托詞人憂國傷時之情。下面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劉克莊《昭君怨·牡丹》原文及賞析,歡迎大家閱讀!

  昭君怨·牡丹

  宋代:劉克莊

  曾看洛陽舊譜,只許姚黃獨步。若比廣陵花,太虧他。

  舊日王侯園圃,今日荊榛狐兔。君莫說中州,怕花愁。

  譯文

  在歐陽修的《洛陽牡丹記》中,我曾經見到過你。文章中說只有洛陽的姚黃才是獨步天下的名花。(現在)與芍藥和瓊花相比,真是虧待了你。

  昔日你生長在花圃中,王侯將相爭相觀賞,如今花圃荊棘叢生,你與狐兔相伴。請不要說起中州的慘境,恐怕花也要哀愁。

  注釋

  昭君怨:詞牌名,又名《宴西園》《一痕沙》。四十字,全闋四換韻,兩仄兩平遞轉,上下片同。

  洛陽舊譜:古代洛陽盛產牡丹,故“洛陽舊譜”指牡丹譜之類的書。

  姚黃:牡丹珍貴品種之一,被譽為花王,北宋時十分名貴。歐陽修《洛陽牡丹記·風俗記第三》記載道:“姚黃者,千葉黃花,出于民姚氏家。”又云:“魏家花者,千葉肉紅花,出于魏相仁溥家。”

  廣陵花:指芍藥和瓊花。廣陵:地名,在今揚州,古時以產芍藥聞名。

  虧:委屈。

  舊日王侯園圃(pǔ),今日荊榛(zhēn)狐兔:舊時王侯的園圃長滿了荊榛,狐貍、兔子亂竄。荊榛:荊棘;狐兔:暗喻敵兵。

  中州:以洛陽為中心的中原地帶,時在金人占領之下。

  賞析

  大多數詞人寫牡丹,多贊其雍容華貴,國色天香,充滿富貴氣象。總之大都著重于一個喜字,而詞人獨辟蹊徑,寫牡丹的不幸命運,發之所未發,從而寄托詞人憂國傷時之情。

  上片首二句“曾看洛陽舊譜,只許姚黃獨步”寫牡丹的身世。姚黃魏紫在當時是牡丹中的名貴品種,這里單舉姚黃,是以姚黃代名貴牡丹花種。“獨步”二字,準確、簡潔地說出這些牡丹的美麗和名貴。三、四句轉寫目前。芍藥、瓊花和牡丹都是天下名花,前二者雖經戰火摧殘,但仍近朝廷,常為詞人詠歌。而牡丹命運獨苦,淪落于敵人的鐵蹄下,猶如昭君,成為朝廷孱弱的的犧牲品。這是對牡丹的同情,也是對朝廷當政者的怨憤。

  下片“舊日王侯園圃,今日荊榛狐兔”描繪了國破家亡后中州的慘象,同時也形象地表明了牡丹的處境。盛世繁華時姚黃魏紫,傾國傾城;山河破碎中的一片焦土,牡丹也就只剩下與荒煙衰草,荊榛狐兔相伴的命運了。詞人的憂國之心,離黍之哀,也通過這些形象的描寫,得到充分的表現。文字極為精煉,含義極為豐富。“君莫說中州,怕花愁”蘊含著詞人極為復雜而深沉的感情。怕人說中州的慘境,并非怯懦,而是更翻進一層,說明愛中州之深,言明光復中州之心的迫切,也說明未能渡江驅敵的憤恨心情。在堂堂男子漢空懷壯志、報國無門的南宋末年,詞人那種不平靜的心潮是不言而喻的。結句“怕花愁”,實則是自己愁不堪忍。而詞人采用曲折寫法,不僅能表現出惜花的深厚情意,而且也能引讀者進入境界,仿佛與牡丹相對,見其愁態,而不能無動于衷。

  全詞構思精妙,對比鮮明,感情深沉,達意委婉。雖是一首小詞,卻做到敘事、議論、抒情相結合,并且結構嚴謹,層層相扣。借詠牡丹而生發出一個富有積極意義的主題來,是與詞人的一腔愛國熱情緊緊相連的。感時傷世,寄情于花,充分表現了對國家人民命運的時刻關注。

  創作背景

  北宋末年,徽欽二帝被虜北行,諸后妃相隨,淪落金邦。南宋愛國詩人念及此辱,無不憤慨感傷,生活在南宋末年的詞人,痛感朝廷腐敗,國勢衰頹,報國無門,故托牡丹以發憤,寫下這首詞,抒其黍離之哀。

  作者簡介

  劉克莊(1187~1269) 南宋詩人、詞人、詩論家。字潛夫,號后村。福建莆田人。宋末文壇領袖,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,詞風豪邁慷慨。在江湖詩人中年壽最長,官位最高,成就也最大。晚年致力于辭賦創作,提出了許多革新理論。

    相關文章

推薦

TA發布的帖子

826

收藏

670

冰球突破豪华版打法